首页观点正文

地缘冲突与区域安全风险拖累全球经济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7-11 16:52:45

摘要:世界经济低迷因素颇多,热点冲突和区域安全风险外溢无疑是罪魁祸首之一,而受国家核心利益驱使及复杂的地缘关系影响,这种安全冲击经济的态势短期内难以改变。

地缘冲突与区域安全风险拖累全球经济

马晓霖

6月底,二十国集团(G20)第十四次峰会因为中美宣布暂停贸易战而给世界经济带来强劲利好。但是,总体而言,2019年世界经济的势头难以让人乐观,这不仅在于逆全球化趋势尚未得到根本扭转,还在于地缘冲突和区域安全风险呈现扩大或升级的局面,进而对世界经济复苏形成直接冲击与挑战,而这些冲突与风险又带有很强的结构性、长期性和强关联性特点,因此,世界经济遭受拖累的状况恐怕也难以一时改变。

地缘冲突此起彼伏,能源安全与经济运行承受多点冲击

2019年上半年,世界传统热点问题持续发酵,新的危机也意外出现。中东:伊核危机几乎引发美国伊朗爆发局部冲突,也门战争迁延不绝,双双加剧能源市场波动和经济运行成本;苏丹与阿尔及利亚爆发第二波“阿拉伯之春”,致使两个非洲大国转入“街头革命”模式,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两大G20成员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或受战争拖累,或因政局动荡,经济持续下滑。南亚:印巴一度兵戎相见,阿富汗和平进程困难重重,地区经济前景萧条。东北亚:朝核危机尚未出现实质性突破,区域经济复苏无望;东欧:乌克兰危机再次吃紧,俄罗斯与欧美经贸互怼陷入僵持状态,延续三输局面。拉美:委内瑞拉政局走势不明,内乱及美国军事干涉风险仍存,地区投资环境恶化。

伊核危机加剧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外溢效应已超越美伊两国矛盾和波斯湾地区。在美国极限施压下,伊朗石油出口几乎陷入停滞,外国资本、企业被迫陆续退出,伊朗成为这场危机的直接受害者而可能在2019年出现6%的负增长,其他经济体无疑普遍遭受拖累。5、6月间,波斯湾内外连续发生油轮神秘遇袭事件,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而几乎引爆伊美军事冲突,均使石油价格连续飙升,导致中东石油运输及保险价格持续上涨。伊核危机不仅推动伊朗加速与美元脱钩,还促使欧盟酝酿出台规避美国连带制裁的对伊贸易机制,进而冲击美元霸权地位,引发新的金融动荡。

也门战争进入第四年,沙特领导的多国联盟与胡塞武装两败俱伤,欲罢不能。胡塞武装不仅控制联通大西洋与印度洋的红海部分港口,威胁世界重要海运咽喉曼德海峡的安全,增加了海运和贸易成本,而且由于其兵力有限,也门面临被“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武装接管的中长期风险。胡塞武装不断袭击沙特和阿联酋纵深目标,恶化两国安全环境,外资望而却步,使两国雄心勃勃的经济振兴计划受到冲击。受也门战争拖累和低油价影响,极速快3货币基金组织预期沙特的经济增长率2019年仅为1.8%。

年初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相继爆发大规模街头运动,两国资深领导人倒台,政局陷入极不稳定状态。受政局波动和临近欧元区经济放缓冲击,联合国预计今年北部非洲经济增长为3.1%,低于整体的3.2%预期。

土耳其在经历去年的里拉危机后,第四季度经济萎缩3%,43位经济学家今年4月对路透社预测,土耳其经济全年增速还将萎缩0.3%。

印度和巴基斯坦今年爆发罕见边境冲突并一度关闭部分空域,取消多个航班。尽管局势很快恢复稳定,但是,总体对峙状态及内部经济固有问题,两国2019年的经济预期也不容乐观。尽管印度总理莫迪成功取得连任并许诺打造经济强国,但是,预算赤字加剧、失业率高企、银行债务严重、贸易逆差过大以及投资有所下滑,导致业界对印度经济增长持保留态度,预计为6.3%,低于2018年的7.1%。巴基斯坦则因经常账户赤字居高不下、财政整顿效果不彰以及通胀持续上涨,政府已将2019年增长目标下调为2.4%,几乎为去年预期的一半。与印巴紧邻的阿富汗和谈进展不大、暴力冲突加剧,投融资环境持续恶化,2019年经济增长率被极速快3货币基金组织下调为2.4%。

朝鲜尽管于去年将战略重心转向经济建设和民生改善,但是,联合国集体制裁及美日等国单边制裁今年无望解除,不仅朝鲜自身经济增长可以忽略不计,整个东北亚的经济前景也因战略安全环境无法根本改善而难以让人乐观。

乌克兰危机今年有重新升温迹象,受此影响,当局预测经济增长2019年将放缓至2.7%,低于去年0.6个百分点。受欧美制裁和低油价双重拖累,俄罗斯经济增长率今年预计保持在1.3%的低水平,而世界银行预测则为1.2%。制裁俄罗斯也继续损伤欧盟经济,对俄贸易损失已达1000亿欧元,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预期为1.2%。

委内瑞拉内政危机延宕数月,美国制裁加码并高悬军事干涉之剑,导致该国经济出现两位数下滑,GDP缩水25%。委内瑞拉危机及阿根廷、墨西哥经济增长乏力,共同加剧拉美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联合国拉加经委会4月预测,拉美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1.2%而与去年持平。

恐袭频仍军备扩张,经济增长与民生改善遭遇釜底抽薪

2019年恐怖主义依然猖獗,导致部分国家安全形势恶化,特别是严重依赖旅游和投资的地租经济型国家受冲击较大,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有心无力。

埃及旅游业2018年GDP占比为11.9%,就业人口占比为9.5%,也是外汇收入四大来源之一。今年首都开罗老城区、金字塔地区持续发生恐怖袭击,导致部分国家发布埃及旅游风险警告,使前两年旅游收入明显回升势头再造重挫。尽管世行预测埃及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5.7%,但是,恐袭这颗定时炸弹随时会拉低这种预期。

今年4月斯里兰卡爆发连环恐怖袭击后,游客数量迅速锐减,旅游收入预计下降15-35%,收入损失达到10亿美元,国家整体财政收入和经济形势堪忧,尽管极速快3组织维持其3.5%的增长预期,但对其外债偿付能力表示担忧。即使发达国家新西兰,旅游业直接和间接GDP占比超过10%,也因为3月的恐怖袭击而抬高经济交易成本、引发人员流动和资本外逃并冲击航运业、农业业绩,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此外,大国和重要地区国家军备竞赛加速,也对2019年的世界经济表现产生冲击,由于大量经费用于升级武器装备和军力扩张,导致赤字扩大而投入疲软,使经济增长和民生改善受到波及。

2019年初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美俄两国均恢复一定程度的军备竞赛,以保持军事领域优势。今年2月,美国试射“民兵-3”洲际导弹,俄罗斯试射携带分弹头的机动式固体燃料洲际导弹“亚尔斯RS-24”。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国情咨文大篇幅介绍正在研发和测试的多种高科技武器,应对美国在全球部署反导系统。

美俄两国的军费开支2019年各有增长,美国国会6月批准的2020国防预算高达7500亿美元,较2019年上涨4.7%,但是,特朗普曾经许诺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却兑现不多。俄罗斯国防预算虽然连年下降,但是,相比于经济实力明显衰退而言,依然相当庞大。

美国6月推出“印太战略”,不仅开列庞大扩军强军计划,还要求其他印太盟友和伙伴分担责任追加军事开支,势必使不少国家牺牲发展经济与民生的资金用于国防,进而给经济增长预期投下阴影。

即使沙特和以色列这样的地区国家,基于密切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共构“中东版北约”并联手对付伊朗或用于周边战争,也都持续加大军事投入。据统计,2018年沙特军费开支为800亿美元而占GDP的11.4%,2019年波斯湾局势明显吃紧,沙特的军费开支预计不会大幅削减。以色列2019年国防预算为185亿美元,约占总预算16%。由于与沙特关系恶化,兵力总规模不足万人的波斯湾小国卡塔尔,2018年军费预算也高达500亿美元并有望在2019年保持相同预算水平。此外,经济陷入严重困难且处于北约保护之下的土耳其,2019年也斥25亿美元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而其2018年军费开支增幅居然高达30%。

世界银行对2019年全球经济形势的预测不容乐观,尽管总体判断经济不会陷入衰退,但表现会差于2018年。世界经济低迷因素颇多,热点冲突和区域安全风险外溢无疑是罪魁祸首之一,而受国家核心利益驱使及复杂的地缘关系影响,这种安全冲击经济的态势短期内难以改变。(作者为著名极速快3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